中国人在日本的囧事趣事

中国人在日本的囧事趣事常言道:在家千日好,出门处处难。身处异国他乡,难免因习俗文化的差异而感到诸多不便甚至闹笑话出洋相,即便是文化同源习俗相近的日本,如果不事先做好功课,一不留神就会发生囧事趣事。下面就笔者所见所闻,略选几则聊供读者一笑。

1、化妆室外尿憋坏常言道:活人岂能被尿憋坏。还别说,在日本的公共场所,如果不懂日语,还真有可能被尿憋坏。日语中表示厕所的有七个词语:便所、厕所、トイレ、洗面所、御手洗、W·C、化妆室。前面2个不需解释,“トイレ”是英语“Toilet”的音译,日本人把厕所叫做“洗面所”就有些费解,上厕所明明是用下半身解决问题,日本人却偏偏把这里叫做“洗面所”,估计这就是“化妆室”说法的前身。“御手洗”,望文生义,日本人应该是早早就意识到厕所不单单是一个排泄的地方了。在日本,厕所也有一种西洋的称谓,和中国一样——“W·C”。这是英文的缩写,但是日常很少用,首先是因为日本人英语不好,说WC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意思,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日本名牌大学--早稻田大学的简称也是“W·C”,所以,当年也有人把早稻田大学戏称为“厕所大学”。

“化妆室”这个词语颇有意趣,国人的印象中,厕所是臭气熏天,避之犹恐不及的场所,在日本等发达国家稍上档次的场所,厕所都是非常洁净、香气扑鼻,兼具供女士化妆的功用。有一次,一位初到日本而不识日语的中国游客,在机场尿急急寻厕所,一路来一路去就是找不到,看见了貌似厕所的地方却只见“化妆室”三个字,犹犹豫豫不敢贸然入内,直到看见一位大男人从里面出来,他才“大胆”地走了进去,终于在“化妆室”里得到了解放。

2、电车误站从头来某研修生初到日本,第一天上班乘城际电车由大津市到滋贺大学所在地的彦根市,谁知一不留神坐过了站。本来只要在下一站下车,走过天桥往回坐一站再过天桥,顺向坐一站就得了,该马大哈一时昏了头,竟然傻乎乎地一路坐到终点站再坐回到起点站“从头再来”,本来只要五十分钟即可到大学,这一下竟然花了近三个小时才到学校,弄得日本老师急得不行,因为那时研修生都没有买手机,老师先是打电话到该生宿舍,后又打到负责研修生管理的国际协会询问,自然问不出情况,直到该生赶到学校,老师才松了一口气。

3、品茶正座最难捱说起日本传统文化,常常以“茶道、花道、书道、柔道”即所谓的“四道”来概括,比较而言,茶道更为集中地体现了日本传统文化的特色。一般品茶的过程约分钟,进入茶室之后,客人围成半圈,席地而坐,静静地观看茶道艺人在茶砵中将绿茶磨成细细的粉末,同时,在地炉上用陶罐烧着开水,茶磨好后,冲入开水,用一种竹制的刷把在研砵中仔细地刷过之后,再倒入饮茶用的碗中。上茶前,先吃一小客甜食,上茶时,主客双方都相向深深地鞠躬,以示尊敬和谢意。客人双手端起茶碗后,先将茶碗逆时针转半圈,然后分三口饮尽。饮完茶后,客人方可自由闲谈。此前,按照严格的礼仪要求,应该保持正襟危坐。对于外国人来说,体验日本茶艺简直就是一种意志和耐心的磨练,很少有外国人能坚持正襟危坐分钟以上,大家都不得不经常扭来扭去,时而正坐,时而盘腿坐,时而屁股歪到一边,那种场面实在很滑稽,而日本人却能自始至终保持正座的姿势。

4、天天煎饼变病态可能是受到日本物价世界第一的片面宣传的影响,中国人常常误以为日本什么东西都很贵,其实稍加观察即可发现,除了房价房租昂贵,产自中国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商品如服装,食品及其他日用品大致只相当于日本同类商品价格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如果以消费中国商品为主,开销并不太大。有一位研修生住的是日本政府免费提供的国际公寓,还有日本政府按月提供的生活费,按理说没有什么经济压力,可是这位仁兄一心只想多存些钱,把省钱做到了极致,每天都是自己做鸡蛋煎饼,中午饭也是带煎饼到研修工厂,有一次,平常看上去体格不错的他竟然突然昏倒在车间里,在厂里日本人给他喝了糖水吃了一些糕点后,他又继续工作,谁知过了几天,他再次昏倒在车间,这下日本人不敢大意,把他送到了医院,经仔细检查后,诊断结果是“营养不良”。主要原因就是他平常为了省钱,几乎不吃蔬菜水果,导致维生素缺乏。

 

免责声明:本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及时删除!